Lucian

司汤达综合征患者 请多多包容

我是不入流的操纵者

不曾培育出合规矩的文字

我要每颗星星都漫不经心地自转

它们投在彼此身上的影子

分秒不同 但相见既欢

我供奉你的傲慢 偏执

你亏月般美丽的缺陷

我供奉供奉着你的我自己

为你千千万万次华丽地谢幕

我心里有座无人能撼动的神坛

而你是其上唯一端坐的伪神

       ——《献给文学的第一首情诗》

插胃管真的很难受(强调)

我跪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时候

人们俯视我出生以来最狼狈的样子

拍着我的背说

“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

于是我也说“是啊,我知道错了”

  

等一列满载另世归客的绿皮火车

轧过我 一摊碎成落花的年华

轰鸣不休 夜以继日 

带来骤雨的信号 风的消息

带我飞翔 去往如春的南方

那里生长伟大的桉树

亡者吹着口琴 赤脚坐在树上



  附注:第二张图是@刘佳仪 为我的诗歌画的 www真的特别感动。没想到能遇见大家 没想到能得到厚爱 不胜感激

那里漫天飘着

伟人们被撕碎的遗作和身体

我潜游回诗歌的国度

山河破碎 丰碑鲜血淋漓

可夕阳下断壁残垣染得金黄

硕鼠们说这里百废待兴

                                     ——《


我也想写向日葵 稻草人

一碧如洗的航船 在风暴中朝拜灯塔

我也想写小资的爱情 长命锁

豪掷千金的玫瑰园 玻璃瓶里的流沙

可世界上所有的红都红不过血

所有的白都白不过假


神话谱写神话成为笑话

工人杀死工人不再挣扎

车床砸毁车床捧起自由

诗人麻木诗人虚度年华

在人生这篇滑稽的童话中

我编排盛大的悲剧

神明和兵丁一起走进黄昏

女巫和公主同样美丽年轻

绞架矗立成永恒的雕塑 

神殿塌朽露出埋尸的枯井

受尽宠爱的少年国王

梦见自己不过是个小卒

违背神谕 冒领了权杖 冠冕和亲情

     曾几何时 多希望所有人都能拥有那么一点足够美好的东西 拉住每个摇摇欲坠的灵魂

    世界何其荒诞宏伟  在我们生前死去时 它的规则都始终充满铁锈和冰冷 一以贯之

      北宋的邵雍根据象数的推演和古老的天文学说大胆猜测: 地球上每过十二万六千九百年  我们的一切生活 就会重演一次

      把生命的一地鸡毛都留在十二万年前吧,我们要把重新开始的希望,反叛锋锐的勇气 寄到未来去。